百万发注册

亲弟弟死亡,亲姐姐嫌疑最大,查了一圈,大家蒙了!

  故事导读:亲弟弟死亡,亲姐姐嫌疑最大,查了一圈,大家蒙了!

  林璃在家门口向苏慕乔挥了挥手:“我回家啦,拜拜。”

  苏慕乔也笑眯眯地挥挥手,转身消失在夕阳中,被余辉瞬间吞没。

  1

  林璃走进家脱下鞋子,立刻发现家里的气氛有些不对劲儿。没有了往常的热闹,取而代之的是让人喘不过气的阴沉。听到声响,奶奶、爸爸和妈妈齐刷刷地将目光投向她,三人的眼睛都是红红的,脸上还依稀看得出泪痕。

  三人的旁边还坐着两位林璃不认识的叔叔,身穿警服,看样子是警察。其中一位年长的警察用意味深长的眼神打量了一番林璃,这让林璃感到有些不舒服。

  林璃皱了皱眉,走了过去:“妈,怎么了?这两位是……”

  妈妈用手抹了抹眼角未干的泪珠:“这两位是办案的警察。”

  林璃的眼神多了一丝防备:“警察来咱们家干什么?”

  “你弟弟他……”

  “弟弟怎么了?”

  妈妈抽泣着说:“你弟弟死了。”

  林璃的心跳猛地停了一下,脸上却没什么表情,望向了一直盯着她看的警察:“警察叔叔,我弟弟的死因是什么?“

  “尸检显示是中毒……“

  警察的话还没说完,林璃的奶奶控制不住又哭了起来:“我可怜的小惜啊……本来以为下个月奶奶就可以带你去幼儿园了……“

  林璃的弟弟名叫林惜,意为珍惜。

  听说林璃的妈妈生下林璃的当天,奶奶看到是个女孩儿,在医院里大吵大闹叫林璃的妈妈和林璃的爸爸离婚,林璃的妈妈和爸爸一直坚持着没离婚,但是接下来的几年奶奶一直没有给过妈妈好脸色看,甚至一句话也不肯和林璃说。

  僵持的婆媳关系和岌岌可危的婚姻关系终于让林璃的妈妈败下阵来,哪怕冒着高龄产妇的危险也坚持生了二胎。奶奶抱着林璃的弟弟笑得合不拢嘴,爸爸妈妈也对这来之不易的孩子倍感珍惜,所以取名为林惜。

  唯独林璃,看着刚出生的小小的弟弟,不欢不喜,感觉自己与这其乐融融的气氛格格不入。

  我大概是多余的吧,他们有弟弟就足够了。林璃想。

  弟弟一天天长大,奶奶时时刻刻都围在弟弟身旁,偶尔林璃想帮忙喂点奶粉,奶奶会立刻对她瞪眼睛叫她去别处玩。林璃几乎没有参与过弟弟的成长,所以对弟弟的感情也并不深。

  林璃漠然地看着泣不成声的奶奶,说:“那我进屋写作业去了。”

  说完径直走向自己的房间,关上房门,将自己与外面的世界隔绝,似乎一切与己无关。

  奶奶的声音尖锐地穿透房门:“弟弟死了连滴眼泪都不掉!你怎么不代替你弟弟去死!”

  两位警察制止了奶奶恶毒的话语:“老人家,您别激动,我们会查出事实真相的。”顿了顿,其中那位年长的警察又说道:“今天先调查到这里吧,我们有线索的话再来。”

  说完后两人起身出门。

  出门后,年轻的警察一脸虚心地问年长的警察:“陈哥,你怎么看?“

  年长的警察名叫陈北阳,是局里侦破各类刑事案件的出类拔萃的人物。

  陈北阳眯缝着眼看了看下山的太阳,说:“我刚刚一直在观察那个小女孩。“

  “陈哥的意思是?”

  陈北阳笑了笑,不再说话。

  2

  阳光透过窗帘映照在林璃的脸上,林璃知道该起床上学去了。林璃几乎一夜未睡,昏昏沉沉地起床洗漱穿好校服,走出房门发现家里一片死寂。

  林璃知道自己大概要饿着肚子去学校了,对着空无一人的客厅说了句“我去上学了”,便背着书包出门了。

  清晨的凉意让林璃感觉稍微舒服了些,如果可以的话,林璃真希望永远不要回家。

  “林璃。”

  苏慕乔站在逆光中,满眼温柔地望着她。

  林璃跑过去:“早啊。”

  “你怎么看起来有点儿不开心的样子?”苏慕乔关切地问。

  林璃犹豫了一下,咬咬嘴唇:“昨天警察来我家,说我弟弟中毒死了。”

  “中毒?”

  “嗯……具体我也不太清楚。”

  苏慕乔是知道她家里重男轻女的,也知道她和弟弟关系不是很好,于是便不再细问,转头从书包里掏出一袋饼干递给她:“喏,没吃早饭吧?”

  林璃有点羞涩地接过来:“谢谢你。”

  苏慕乔揉揉她的头发:“不用这么客气。快走吧,不然就迟到了。”

  两人肩并肩地向学校走去,路上林璃不停偷偷瞄着苏慕乔的侧脸,感觉他好看得那么不真实。

  两人虽然在同一所学校读书而且是邻居,可是起初林璃却并不知道。直到某天在学校的小卖部两人的手共同伸向最后的一瓶牛奶,两人才有了交集。

  苏慕乔长得好看,学习也好,篮球也打得好,对人彬彬有礼,完美得像个王子,总是有女生会偷偷地塞情书给他。

  于林璃而言,苏慕乔就像一道温暖的阳光,是林璃暗淡生活中唯一的一抹光。林璃不知道对于苏慕乔而言自己是怎样的存在,但是,只要能够陪在他身边,林璃便知足了。

  放学后,苏慕乔有篮球训练,林璃也不想那么早回到令人压抑的家,索性在操场长椅坐着等苏慕乔一起回家。

  训练结束后,苏慕乔的衣服已经被汗水湿透,他拎着书包走过来:“林璃,不用等我的,我现在都是汗臭味。”

  林璃摇摇头:“我不介意的。”

  苏慕乔坐下来,一脸疲倦地仰头望向天空:“好累。”

  “那我们休息一下再回家。”林璃也学着苏慕乔的样子仰起头。

  “林璃……你知道吗?”

  “知道什么?”

  “我的名字。”

  “你的名字苏慕乔,怎么了?”

  “我爸爸姓苏,我妈妈姓乔,所以给我起了这个名字。可是后来我爸爸出了车祸瘫痪在床,我妈妈就不要我们了,跟别的男人去了南方,我爸爸气急攻心去世了,我有时候觉得我的名字挺讽刺的。”

  这是第一次苏慕乔和林璃说起家里的事情。

  “家里一直都是奶奶照顾我,现在奶奶年纪大了,身体也不行了,医药费像无底洞一样,家里根本没什么钱,我感觉好累。”

  林璃一直以为举止文雅的苏慕乔一定出身于家境优越的环境,万万没想到并非如此,一时间,林璃竟不知该说些什么。

  苏慕乔挠挠头:“嘿,我跟你说这些做什么……不好意思。”说完站起身,“走吧,回家吧。”

  3

  陈北阳站在街角处,看着林璃和苏慕乔挥手道别后叫住她:“林璃。”

  林璃对这位警察并没有什么好印象,冷冷地回了一句:“有事吗,警察叔叔?”

  陈北阳望着苏慕乔的背影,戏谑地问:“男朋友吗?”

  “关你什么事。”林璃依然没好气地说。

  陈北阳并不在意,“小妹妹,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意见?怎么态度这么差呢?”

  “我本来就这样。”

  “我正好要去你家跟你家人说说你弟弟的案子的进展。”

  “有新进展了?”林璃的态度缓和了一些。

  “嗯……也许吧。”

  两人一边说着话,一边到了家。

  “我回来了。”

  意料之中的,没有人回应林璃。

  “警察叔叔也来了。”

  三个人宛如鬼魅般突然冒了出来。

  “我孙子的事情查明白了吗?”奶奶急切地询问。

  陈北阳盯着林璃走进房间的背影,随后说:“这么小的孩子也基本不出门,我们怀疑是有人故意在它的食物里下毒了。”

  奶奶一脸难以置信:“谁会这么残忍给这么小的娃娃下毒啊!”

  陈北阳叹了口气,拿出笔记本和笔:“请务必如实告诉我事发当天林惜都吃了什么。”

  奶奶开始滔滔不绝地讲起事发当天的种种:“那天给小惜吃的东西都是平常吃的,没有什么特别的。”

  “都是你亲自喂的吗?”陈北阳快速用笔记录着,若有所思,“您的孙女,林璃,她那天都做了什么?”

  听到警察提起林璃的名字,奶奶的眉头立刻皱了起来,“不记得她那天都干什么了。”停顿了一秒,奶奶像是想起了什么:“对了,牛奶,那天给小惜比平时多喝了一瓶牛奶,牛奶是林璃递给我的。”

  “牛奶?”

  奶奶伸手指了指冰箱上的一箱牛奶:“就是那个。”

  陈北阳走向那箱牛奶,看包装并无不妥之处。“我把这箱牛奶拿回局里检验一下,今天就到这里吧。”说罢拿起牛奶出了门。

  陈北阳的余光瞥见林璃不知何时打开了房门,怔怔地看着他。

  4

  “检验结果出来了,这箱牛奶的每一瓶都含有微量的有毒成分,对于成年人来说可能要长年累月才会中毒身亡,可是对于小孩子来说,一瓶牛奶里的有毒成分就足以致命。”陈北阳将检验报告递给林璃的家人。

  奶奶差点当场昏厥:“这……会是谁下的毒?”

  “请问这箱牛奶是从哪里来的?”

  奶奶支支吾吾地答道:“我……我从超市买来的。”

  陈北阳继续问:“哪家超市?”

  奶奶说了附近一家超市的名字。

  陈北阳立刻打电话给局里:“立刻去超市排查是否还有这种牛奶以及牛奶里是否含有有毒成分。”

  挂断电话后,陈北阳继续询问坐立不安的奶奶:“对了,您那天说,是林璃把牛奶递给您的?”

  奶奶点了点头。

  林璃的妈妈在一旁瞪大了双眼,“警察同志,你怀疑是林璃下的毒吗?不可能!这绝对不可能!”

  “您先冷静一下,我只是在询问事实。”

  “可是林璃把牛奶给我的时候,牛奶是密封的啊。”奶奶说。

  话音未落,林璃的声音传了过来:“我回来了。”她抬眼看了下陈北阳,“警察叔叔好。”

  “你好。”

  “我进屋写作业去了。”林璃一副不想理他的样子。

  陈北阳却追随她的脚步跟着她走进她房间,“林璃,有点事情我想问你。”

  “什么事?”

  陈北阳拿起一瓶牛奶在她眼前晃了晃,“这牛奶,是你经常喝的牌子吧?”

  “是又怎样?”

  “牛奶里有毒,你弟弟就是因为喝了牛奶才死的。”

  “所以呢?”

  陈北阳饶有兴趣地盯着林璃的脸:“你讨厌你弟弟吗?”

  “不讨厌也不喜欢。”

  “那你讨厌你奶奶吗?”

  “实话讲,很讨厌。”

  “可是你奶奶买了一箱你最喜欢的牛奶……”

  林璃冷笑了一下,“又不是给我喝的,都是给弟弟的。”

  陈北阳一时语塞,还好手机响了起来,打破了此时的尴尬。

  “陈哥,超市那边排查了,所售同款牛奶均无毒。”

  “好,我知道了。”

  林璃盯着他:“警察叔叔还有什么想问的吗?没有的话我要写作业了。”

  “打扰了。”陈北阳将手机揣进口袋,走出房间,顺手把门关上。

  既然超市那边没有问题,也就是说只有这一箱牛奶有毒,那么一定是在牛奶买回来之后投毒的。陈北阳正在思索着,手机又响了起来,是检验科打来的。

  “陈哥,我们仔细检查了牛奶,发现了每瓶牛奶都有一个细小的针孔,嫌疑人应该就是用针孔扎进牛奶盒子下的毒,肉眼基本不会发现。”警察齐刷刷看向奶奶,大家蒙了!

  林璃一度成为父母和警方怀疑的对象,没想到竟是奶奶!

  图片来自网络

达到当天最大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