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万发注册

好极了,我要离婚了

今天是孟梦到呼伦贝尔的第五天。明天,她将把她的儿子郎朗带回“家”。

中午,母子俩被邀请到朋友夏琛的家里看一顿丰盛的饭菜,萌萌的心情瞬间变得清淡。

晚饭后,郎朗去杨洋的大女儿杨洋出去玩。郎朗不愿意离开这位可爱的小姐。

在起居室里,夏辰和孟萌盘腿坐在地毯上聊天。在客厅的墙上,全家人都充满了幸福的笑容。

“回去后我该怎么办?”

“离婚。”

“想什么?”

“嗯”

“他问你如何处理郎朗?”

“孩子还年轻,不能离开母亲,他不会问我想要什么。如果你愿意,就去法庭。”

“你做什么,我支持你。给予,幸运的魅力。”

夏辰把精美的红色刺绣递给萌萌,其中有两个金色的字:感恩节。

当她沉浸在思考中时,夏辰的丈夫李琳带着果盘过来。

“来吧,仙女,吃点水果。”

“谢谢帅哥。”

夏辰严肃地看着她的丈夫,问:“如果我们离婚,你会和我竞争支持阳阳的权利吗?”

“我们不会离婚。”李琳脱口而出。

夏辰马上看着孟萌,孟萌说,“没关系,没关系。”

“你会更好地相遇。”李林说。

“你现在恨他吗?”李琳问道。

“我没有感觉到。当我离开家时,我讨厌他。现在,我懒得恨他。”

“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经常吵架?”

“三种观点都不适合。”

“结婚后,你发现三方是不同的吗?”

“在结婚之前,也存在矛盾,但当时它被认为是磨合的必要阶段。”

“除了离婚,有没有办法解决它?”

“我无法改变别人,我无法忍受现在。我只能离婚。”

“你后悔结婚吗?”

“没有遗憾,我们都喜欢郎朗。”

“我和李琳也不同。我们经常争辩,但最终总会有妥协。家里不是一个可以谈论的地方,这是一个可以谈论的地方。”夏辰说。

“我们不再是我们,我只能忍受一个人付钱。”孟萌看着地毯上长约10厘米的头发。

“你告诉过他了吗?”

“告诉他结果是吵架。”

“那是离婚。很难找到那些正在看的人。很难找到愿意接受对方的三位观众。”

“一个人可以通过,有些父母可以帮助我。”

“让人们携手合作更好。我希望你找到一个可以尽快滋养对方的人。你应得的。过来拥抱。“''

孟萌非常感谢有像夏辰这样的朋友。

“我真的很羡慕你们两个。李琳非常爱你。”

“你的丈夫仍然有很多优点,否则你就不会选择他。虽然离婚,但亲戚,用感恩的心去迎接新的生活,你会更快乐。”

“我满了,我也会给我一个鸡汤。”

“哈哈哈,我很诚恳。”

“是的,我们不希望你生活在怨恨和痛苦中。你不想这样做?”但潜意识可能会无意识地责怪他。“坐在他妻子身边的李琳继续说道。”

“你们两个继续说话,我去看了孩子们。”在那之后,李琳离开了。

“好吧。谢谢你,李琳。”

“礼貌”

萌萌和夏辰交换了他们的养育经历。

不一会儿,杨洋和郎朗手拉手回来。其次是李琳。

“宝贝,我们走了。再和我的叔叔和阿姨见。再说谢谢。下次去我家。”

向朋友挥手告别,风光旖旎,萌萌知道可能有风暴在等她,但她已经准备好勇敢冷静了。

“太好了,我要离婚了。”

96

飞尘(

b67c298d-f020-4f89-aac6-0710bc0709ec

1.0

2019.08.03 10: 10

字数1145

今天是孟梦到呼伦贝尔的第五天。明天,她将把她的儿子郎朗带回“家”。

中午,母子俩被邀请到朋友夏琛的家里看一顿丰盛的饭菜,萌萌的心情瞬间变得清淡。

晚饭后,郎朗去杨洋的大女儿杨洋出去玩。郎朗不愿意离开这位可爱的小姐。

在起居室里,夏辰和孟萌盘腿坐在地毯上聊天。在客厅的墙上,全家人都充满了幸福的笑容。

“回去后我该怎么办?”

“离婚。”

“想什么?”

“嗯”

“他问你如何处理郎朗?”

“孩子还年轻,不能离开母亲,他不会问我想要什么。如果你愿意,就去法庭。”

“你做什么,我支持你。给予,幸运的魅力。”

夏辰把精美的红色刺绣递给萌萌,其中有两个金色的字:感恩节。

当她沉浸在思考中时,夏辰的丈夫李琳带着果盘过来。

“来吧,仙女,吃点水果。”

“谢谢帅哥。”

夏辰严肃地看着她的丈夫,问:“如果我们离婚,你会和我竞争支持阳阳的权利吗?”

“我们不会离婚。”李琳脱口而出。

夏辰立刻看着孟萌,孟萌说,“没关系,没关系。”

“你会更好地相遇。”李林说。

“你现在恨他吗?”李琳问道。

“我没有感觉到。当我离开家时,我讨厌他。现在,我懒得恨他。”

“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经常吵架?”

“三种观点都不适合。”

“结婚后,你发现三方是不同的吗?”

“在结婚之前,也存在矛盾,但当时它被认为是磨合的必要阶段。”

“除了离婚,有没有办法解决它?”

“我无法改变别人,我无法忍受现在。我只能离婚。”

“你后悔结婚吗?”

“没有遗憾,我们都喜欢郎朗。”

“我和李琳也不同。我们经常争辩,但最终总会有妥协。家里不是一个可以谈论的地方,这是一个可以谈论的地方。”夏辰说。

“我们不再是我们,我只能忍受一个人付钱。”孟萌看着地毯上长约10厘米的头发。

“你告诉过他了吗?”

“告诉他结果是吵架。”

“那是离婚。很难找到那些正在看的人。很难找到愿意接受对方的三位观众。”

“一个人可以通过,有些父母可以帮助我。”

“让人们携手合作更好。我希望你找到一个可以尽快滋养对方的人。你应得的。过来拥抱。“''

孟萌非常感谢有像夏辰这样的朋友。

“我真的很羡慕你们两个。李琳非常爱你。”

“你的丈夫仍然有很多优点,否则你就不会选择他。虽然离婚,但亲戚,用感恩的心去迎接新的生活,你会更快乐。”

“我满了,我也会给我一个鸡汤。”

“哈哈哈,我很诚恳。”

“是的,我们不希望你生活在怨恨和痛苦中。你不想这样做?”但潜意识可能会无意识地责怪他。“坐在他妻子身边的李琳继续说道。”

“你们两个继续说话,我去看了孩子们。”在那之后,李琳离开了。

“好吧。谢谢你,李琳。”

“礼貌”

萌萌和夏辰交换了他们的养育经历。

不一会儿,杨洋和郎朗手拉手回来。其次是李琳。

“宝贝,我们走了。再和我的叔叔和阿姨见。再说谢谢。下次去我家。”

向朋友挥手告别,风光旖旎,萌萌知道可能有风暴在等她,但她已经准备好勇敢冷静了。

“太好了,我要离婚了。”

今天是孟梦到呼伦贝尔的第五天。明天,她将把她的儿子郎朗带回“家”。

中午,母子俩被邀请到朋友夏琛的家里看一顿丰盛的饭菜,萌萌的心情瞬间变得清淡。

晚饭后,郎朗去杨洋的大女儿杨洋出去玩。郎朗不愿意离开这位可爱的小姐。

在起居室里,夏辰和孟萌盘腿坐在地毯上聊天。在客厅的墙上,全家人都充满了幸福的笑容。

“回去后我该怎么办?”

“离婚。”

“想什么?”

“嗯”

“他问你如何处理郎朗?”

“孩子还年轻,不能离开母亲,他不会问我想要什么。如果你愿意,就去法庭。”

“你做什么,我支持你。给予,幸运的魅力。”

夏辰把精美的红色刺绣递给萌萌,其中有两个金色的字:感恩节。

当她沉浸在思考中时,夏辰的丈夫李琳带着果盘过来。

“来吧,仙女,吃点水果。”

“谢谢帅哥。”

夏辰严肃地看着她的丈夫,问:“如果我们离婚,你会和我竞争支持阳阳的权利吗?”

“我们不会离婚。”李琳脱口而出。

夏辰立刻看着孟萌,孟萌说,“没关系,没关系。”

“你会更好地相遇。”李林说。

“你现在恨他吗?”李琳问道。

“我没有感觉到。当我离开家时,我讨厌他。现在,我懒得恨他。”

“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经常吵架?”

“三种观点都不适合。”

“结婚后,你发现三方是不同的吗?”

“在结婚之前,也存在矛盾,但当时它被认为是磨合的必要阶段。”

“除了离婚,有没有办法解决它?”

“我无法改变别人,我无法忍受现在。我只能离婚。”

“你后悔结婚吗?”

“没有遗憾,我们都喜欢郎朗。”

“我和李琳也不同。我们经常争辩,但最终总会有妥协。家里不是一个可以谈论的地方,这是一个可以谈论的地方。”夏辰说。

“我们不再是我们,我只能忍受一个人付钱。”孟萌看着地毯上长约10厘米的头发。

“你告诉过他了吗?”

“告诉他结果是吵架。”

“那是离婚。很难找到那些正在看的人。很难找到愿意接受对方的三位观众。”

“一个人可以通过,有些父母可以帮助我。”

“让人们携手合作更好。我希望你找到一个可以尽快滋养对方的人。你应得的。过来拥抱。“''

孟萌非常感谢有像夏辰这样的朋友。

“我真的很羡慕你们两个。李琳非常爱你。”

“你的丈夫仍然有很多优点,否则你就不会选择他。虽然离婚,但亲戚,用感恩的心去迎接新的生活,你会更快乐。”

“我满了,我也会给我一个鸡汤。”

“哈哈哈,我很诚恳。”

“是的,我们不希望你生活在怨恨和痛苦中。你不想这样做?”但潜意识可能会无意识地责怪他。“坐在他妻子身边的李琳继续说道。”

“你们两个继续说话,我去看了孩子们。”在那之后,李琳离开了。

“好吧。谢谢你,李琳。”

“礼貌”

萌萌和夏辰交换了他们的养育经历。

不久,杨洋和郎朗手拉手回来。其次是李琳。

“宝贝,我们走了。再和我的叔叔和阿姨见。再说谢谢。下次去我家。”

向朋友挥手告别,风光旖旎,萌萌知道可能有风暴在等她,但她已经准备好勇敢冷静了。

“太好了,我要离婚了。”